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某御主的型月事件簿 186 第一百八十六章 秘骸解剖局

  “有查到资金来源吗?”李向问道。

  “没有,具体的交易内容很难探查,但诺贝特的账上不存在大量资金外流的情况。两种可能,一种是以物换物,这也是高价值魔术材料交易的常用手段之一,对于魔术师而言,金钱不是最重要的,反而是稀缺的材料或礼装,更加珍贵。

  一种是诺贝特有其它的我们不知道的账户,但可能性比较小,如果大额的资金流动,想要避开法政科的耳目几乎是不可能的,特别是现代科技发展的情况下。”

  “我们法政科能对秘骸解剖局的人进行调查吗?我听说这个部门独立于十三学科外,即使是君主,也很难直接命令他们。”

  “话是这么说,但在时钟塔哪能真正不受君主影响呢?加尔格·伊斯雷德,现在只是一位秘骸解剖局的普通员工,他的靠山老师哈特雷斯早已经失踪,不需要卖他面子。”

  化野菱理提到哈特雷斯,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她继续说道,“到底是秘骸解剖局,我陪你走一趟吧,顺便处理下诺贝特。”

  电话挂断。

  李向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化野菱理推门而进。

  “没想到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她看着诺贝特的惨状,沉思道,“他是典位魔术师,造成这种伤害的诅咒估计并不少见,想来这个组织应该不是无名之辈。”

  李向点点头。

  其实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七圣骑,但又觉得没必要为了他而直接与时钟塔为敌吧。

  以各种奇奇怪怪能力的礼装为例,说不定有很多悄无声息杀人的方法。

  “等会儿让法政科的人处理现场,看能否找到诅咒的蛛丝马迹,推测是哪种魔术式。”

  化野菱理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组织。

  在魔术协会存在的数千年来,记录的组织成千上万,其中有很多都曾与魔术协会有过摩擦和冲突。

  说不定是哪位脑袋有问题的魔术师想要自寻死路。

  她见过太多因为研究黑魔术或神代魔术而把自己搞得疯疯癫癫的魔术师。

  “我们去秘骸解剖局吧。”

  化野菱理停顿了一下,视线转移到艾蕾的身上,说道,“不过你这位同学并非是我法政科的人员,恐怕不能跟着我们去秘骸解剖局。”

  说实话,艾蕾出现在这里就足以让她怀疑,不过看在李向的面子上,以及急于追踪哈特雷斯的线索,化野菱理暂时没有追究。

  再一次来到查令十字街。

  这位充满未来科幻感的大厦既是封印指定局所在,亦是秘骸解剖局的位置,同时是灵墓阿尔比昂的四个入口之一。

  化野菱理在大厅的前台上报来意后,得到了一张磁卡钥匙。

  “走吧。”

  她用磁卡在电梯按钮处一划,按下四十五层。

  微微的震荡,身体往下沉去。

  片刻后,大门打开,一间宽敞的圆形房间出现,在天花板上安放着一块巨大的水晶灯,在幽幽的散发着白色的微光,营造出一种清澈又神秘的氛围。

  真是……狗大户。

  李向羡慕的眼光盯着水晶,在想着这么大的宝石究竟能卖多少钱。

  “是辉石。”

  化野菱理瞥了一眼他,介绍道,“在外面不可能看见这种体积的辉石,里面蕴含着海量的魔力,作为照明,可能会持续到人类毁灭的那一天才能用尽。”

  “不愧是秘骸解剖局。”

  李向收回目光,握了握右拳,他的魔术回路有些活跃,即使没有启动,都能感到它的不安分。

  是因为空气中的魔力。

  他上次就有所察觉,越往下,魔力的浓郁越高。如果进入那传说中的灵墓,将回溯至神代的真以太状态。

  但以太对现代魔术师其实是有害的。

  就跟人类一样,氧气是必须的,但只有氧气可能会适应不了。

  “加尔格·伊斯雷德在研究室。”

  化野菱理抬头在不远处的曲面墙壁寻找着正确的门。

  灵墓阿尔比昂是一座巨大的迷宫,如果不熟悉的魔术师进入其中,很容易迷失。

  虽然秘骸解剖局仅仅位于遗迹的第一区域,但也连通了第二区域的大魔术回路,时不时会有神代的怪物逃窜出。

  沿着走廊,走进了研究室。

  然后是恶臭。

  研究室里,大片大片蓝色和绿色液体覆盖了各种各样不知道用途的设备。

  李向在诺贝特处看见的奇美拉,有好几头倒在了地面。

  全都都死亡。

  蓝色和绿色正是它们四碎肢体间喷洒的鲜血。

  “不是自然死亡。”

  李向捂住鼻子,蹲下身查看了奇美拉身上的伤口。

  单单是研究,不会这么明显破坏素材。

  “有魔术的痕迹,而且威力很大。这些奇美拉在灵墓阿尔比昂以太环境下成长,神秘度很高,身体趋近于真正的神代怪物。应该是大魔术,不然也不会对奇美拉造成伤害。”

  李向第一时间想到了哈特雷斯的从者。

  赫费斯提翁。

  除了神秘不见踪迹的彷徨海外,能使用神代魔术的只有从者。

  化野菱理也想到了。

  她在魔眼列车的时候,见识过那非人的力量。

  利用高速神言瞬间释放的大魔术。

  在深处,地面的颜色变成了血红,这自然是人的液体。

  加尔格的尸体。

  准确说是破碎的尸体,让李向想起了双貌塔黄金公主的死状。

  “为什么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李向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明白,“好歹也是他的徒弟。”

  在魔术世界里,残杀徒弟的情况极为罕见。

  徒弟不同于学生,是用来继承衣钵的人选。

  魔术师很讲究传承。

  有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前半生研究魔术,下半生传承魔术。

  跟魔术名门很类似的情况,准确的说很多魔术师的徒弟其实就是自己的子嗣。

  但毕竟存在着意外,倘若后代没有魔术才能,就会寻找徒弟。

  这无关感情的问题,是魔术师的传统。

  因为魔术师本就是将希望寄托于下一代的生物,他们将自己无法实现的夙愿,一代代托付下去。

  “你认为是家兄吗?”化野菱理微微的叹息。

  “能匹敌这么数量的奇美拉,恐怕不会有太多人做到。而这些人中能屈尊对付一位普通魔术师的可能只有与他相关的老师哈特雷斯。”

  “你说得对,他的从者,即使不用宝具也能办到。”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某御主的型月事件簿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